当前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2023年最新更新】逝去的回忆短篇qlcyh

时间:2023-02-03 浏览量:3次

萧芳菲沉默的看着坐在对面的齐华。

齐华一直在哭,嘤嘤的。

萧芳菲不知道齐华要哭到什么时候,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相劝,只有轻轻的叹了口气。

齐华突然抬头,定定的看着萧芳菲,“你说,他怎么能这么对我他曾经那么喜欢我!他亲口那么说的!”

萧芳菲仍旧不语。

齐华突然歇斯底里的大叫起来,“他说他喜欢我,从内到外,从灵魂到身体!我恨他,我要毁掉他曾经喜欢的一切!”不知道什么时候,齐华手里突然多出了一把尖刀,寒光凛凛的。齐华高举起刀,一把就向自己的肩头扎去。迸溅的血液立刻把齐华穿的白裙子染红了。!

萧芳菲想要阻止齐华,她拼命的大叫“住手”,但是喉头却被堵住了,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萧芳菲终于醒了,黑暗中睁开眼,她半天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幸好只是一场噩梦。

萧芳菲点亮了床头的台灯,看了一眼闹钟,凌晨两点。!

口渴难耐,萧芳菲光着脚下了床,走到去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赤裸的小脚踏在木地板上寂静无声,房间里静悄悄空荡荡的。!

萧芳菲拉开椅子坐在餐桌旁,随即把双脚也收到椅子上,把头埋进抱紧的双肩,浑身缩成了一团。萧芳菲回想着刚才的梦境,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齐华刚刚失恋,萧芳菲的确很担心她的状况

手机的铃声骤然响起,萧芳菲吓了一跳。

她冲过去抄起手机,电话果然是齐华打来的。

“芳菲,嘿嘿嘿

。我就知道你还没睡。”齐华的声音明显的喝醉了。

“你没事吧”萧芳菲急切的问。

“我没事,嘿嘿,我在你家楼下,马上上去哈。我还带着一个朋友,给我开门。”未及萧芳菲回答,齐华已经挂断了电话。

萧芳菲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应该担心还是气恼。她低头看到自己只穿着文胸内裤,雪白修长的身体暴露无遗,急急忙忙的跑进卧室,从衣柜里抄起一件睡袍披上,刚刚系好带子,急促的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萧芳菲顾不上穿鞋,赤着脚跑到门边。刚刚打开门,一股酒气扑面而来,跟着齐华的身子就歪了进来,顺势抱住了萧芳菲,险些把她一起带倒。忙乱中,萧芳菲感觉有人扶住了她和齐华,她来不及看清是什么人,只顾着手忙脚乱的和来人一起把齐华先扶进屋里,扔进沙发。

齐华醉的不轻,摔在沙发上之后还一个劲儿的傻笑。

萧芳菲定了定神,看到齐华这幅烂醉如泥的样子不禁紧紧的皱起了眉。接着她转头打量了一下齐华带来的这位“朋友”,一个干净俊朗的小伙子,身材蛮高挑,不胖不瘦,眉毛浓浓的,鼻子坚挺。

来人也在打量着萧芳菲,嘴角浮现出一抹坏笑,指了指萧芳菲的肩头。萧芳菲低头,看到原来刚才被齐华一阵拉扯,睡袍的领子滑落,露出了一大片香肩,萧芳菲急忙拉好睡袍,脸上好一片红晕。

“谢谢你送她过来。”萧芳菲故作沉稳镇定,想摆脱这尴尬

“我来给你们介绍哈,这是我的死党,萧芳菲,萧大美女。哈哈,没骗你吧,漂亮吧。”齐华在沙发上根本坐不住,身子斜倚,成了半躺的姿势,“这位是。。。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来着”齐华这句是问向同来的男子的。

萧芳菲顿时明白了,这个男子应该是齐华在酒吧随意遇到的。她强压着心头的怒火隐忍不发。

“过来,抱抱。为了表示感谢,两个美女陪你双飞怎么样啊”齐华哈哈大笑,男子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萧芳菲可笑不出来,“你疯够了没有!”她吼向齐华。

男子脸上依然挂着坏笑,但是这笑容却透着一种淡定和从容,“好了,我的护花使命已经顺利完成了。好好休息吧,下次别喝这么多酒了,我先告辞了。”

萧芳菲把男子送到门边,“谢谢你。”

男子耸了一下肩,“我应该谢谢你才对,幸好她还有你这么一个靠谱的朋友,要不然我都不知道该那她怎么办了,呵呵。

萧芳菲真觉得丢人丢到家了,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脸在发烫。

“我就送你到这里了,给你添麻烦了,再见。”

男子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再见,萧芳菲。

说完开门出去,脚步声渐渐的消失在了楼道的尽头。

萧芳菲一瞬间有些失神。!

接着她突然听到齐华发出的声音。萧芳菲回头,看到齐华捂着嘴,一路小跑的跑向卫生间,冲到马桶跟前,紧接着狂吐了起来。

“行,你还记得得吐到马桶里,你要是再敢把我的地板弄脏了,看我不杀了你。”萧芳菲数落着齐华。“你疯了啊,把不认识的人都领到我家里了,你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啊!

齐华干脆坐到了地上,抱着马桶继续狂吐,吐着吐着,齐华突然放声痛哭起来。萧芳菲本来一肚子的火,看到齐华这副模样却也气不起来了,她走上前,揉了揉齐华的背。齐华的肩头剧烈的抖动着,无所顾忌,撕心裂肺,齐华根本顾不上自己的任何形象,只想把心中的痛一股脑的发泄出来。

萧芳菲站起身,从橱柜里拿了一条新毛巾,用温水浸了浸,拧干后重新蹲回到齐华身边,静静的给她擦脸。看着齐华红肿的眼睛和被泪水濡湿的脸庞,萧芳菲觉得心疼。!

齐华渐渐止住了哭声,一双黑黑的眼睛盯着萧芳菲,“我是不是很傻啊”齐华问,紧接着,两股泪水就又顺着脸庞滑落下来。萧芳菲一边给齐华擦着眼泪,一边说,“可不是吗,天底下最傻的傻瓜。”

齐华看着萧芳菲,突然张口说。“芳菲,咱俩拉拉吧。”!

萧芳菲嘴里如果含着一口水的话现在一定会喷出来。“又发疯啊。”

“真的!我会对你好的啊!你不觉得,女人比男人靠谱多了吗”齐华歪着头,一双大眼睛忽闪着,表情非常认真。“你不知道女人的基因比男人优秀吗女性的X染色体比男人的Y染色体多出了上千条的遗传信息呢,男人是不完全的动物。上千条基因呢啊,男人和女人根本就是两种不同的动物!!!”

萧芳菲笑了,“哈,我相信男人们也是这么觉得的。”!

“而且”齐华继续认真的说,“你知道现在的奶牛场只会繁育出母牛吗通过什么基因分离之类的技术,给母牛人工授精,只会生出雌性的小牛。在牛身上做得到,在人身上也一定行。女儿国根本不是天方夜谭嘛,靠科技是可以实现的。”

“呃,人工授精啊”萧芳菲笑着看着齐华,“惨了点儿吧,我还是蛮享受性-爱的快乐的。”!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齐华坏坏的笑了笑,“但是,女性从自-慰中得到的快感会比真正和异性做-爱还要更强烈嘛。很多女性表示过,正常做-爱中从来没有体验过真正的性-高潮,只有从自慰中才得到过。女人更了解女人啊,更知道女人的需求啊,也更能满足女人嘛。所以,我们根本就不需要男人。”齐华说完用力的点了点头。

“呃,我的性取向很正常,我确信我还是喜欢男人。”萧芳菲说完也用力的点了点头。!

“切,有些人一直以为自己喜欢异性的,结婚生子都正常,几十岁了才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原来是同性恋。嘿嘿,不试试怎么知道吗说不定你心里也有颗小种子呢。”齐华说完邪邪的笑了笑。

“怕了你了。”萧芳菲站起身,自上而下的看着齐华,“我的异性恋情节已经是参天大树了,这个小种子发不了芽,没有出头之日了。吐过有没有舒服点儿,赶快睡吧,喝醉了酒满嘴的疯话。”

齐华闭了闭眼,之后睁开,“我要洗个澡。”

“你能行吗

“你给我洗呗。嘿嘿。”

“不要。自己洗。而且只能洗淋浴。”

“为毛,我喜欢泡澡。你舍不得一浴缸的热水啊”

“确实舍不得。但是还有更重要的,怕酒鬼溺毙在浴缸里,我可不想吃官司。”

“好无情的女人啊。”说完,两个女人都笑起来

萧芳菲拿出了一套干净的睡衣给齐华,又翻出一条全新的浴巾放在了隔板上,帮齐华调好热水就出了浴室。

齐华自己爬起来,晕乎乎的把衣服一件件脱掉,顾不上收拾,就那么随意的扔在了地上。

齐华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眼睛肿着,妆容早已经不见踪影,头发乱作一团,这样子堪称狼狈。

打开花洒,热水的冲洗让齐华稍微清醒了一些,而随着清醒而来的,是忽而间冒出的星星点点的回忆,继而是从心里连根拔除的淋漓痛楚。齐华用热水冲刷着自己的脸,顺着脸庞流汇而下的,分不清有没有泪水。

萧芳菲担心着齐华怕她在浴室里出什么状况,所以也没有睡去。她站在房间中央想了想,还是走到厨房,把各类刀具和尖利之物全都收到了橱柜里。之后萧芳菲回到客厅,收拾齐华扔下的外套和书包,拿到玄关挂好。最后,萧芳菲坐回到沙发上,用双手搓了搓脸,她抬眼看了看表,已经是三点多了

突然,萧芳菲听到一阵嗡嗡的声音,她开始四下找寻,终于在沙发缝隙间发现了一部黑色的智能手机,有来电,而手机开成了震动档。萧芳菲皱了皱眉,一定是齐华随手把手机扔在这儿了。转念一想不对,齐华的手机是粉红色的,难道齐华新买了一部手机萧芳菲犹豫着接通了电话:“喂,您好。”

“你好,萧芳菲,是你吗”

萧芳菲一愣,“您是哪位”声音里满是警觉。

“我们刚刚见过面。我想,我不小心把手机落在你家了。”

萧芳菲才明白过来,是刚才的那个男人。可能是扶齐华在沙发上坐下的时候,手机不小心掉出来了。

“哦哦,是你。”!

“呵呵,这么晚,没有打扰到你吧。不过我想如果你们已经睡了,我的手机是震动档,也不会吵到你们。”

“嗯,还没睡。你怎么知道会是我接电话呢”

“哈,你的那位朋友醉成那样,还能接电话吗而且,我听声音也听得出来啊。”

“嗯,”萧芳菲答应了一句,“那我怎么把手机还给你呢”

“太晚了,我就不上门去取了。你明天什么时候方便的时候我再去拿吧。”男子的声音沉静而又温柔。

“还要你跑一趟太麻烦了,而且错过重要电话怎么办。我明天一早给你送过去吧,哪里比较方便”萧芳菲这么回答,是因为她的确不大喜欢陌生人上门,会带给自己太大的不安全感,她宁可自己麻烦些,给对方送过去。

“劳驾美女,不敢当啊。”

“别客气了,是给你添麻烦了才对。”

“萧芳菲,你知道吗”男子的声音里依旧带着笑意,“有时候你的礼貌给人感觉是在拒人以千里。

萧芳菲沉默了一下,这个人说的没错,她自己也不禁笑了一下,“也许吧,不过我觉得这样挺好。”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明天你把手机送到君安酒店的大堂吧,9点钟可以吗”

“好的,没问题。”君安酒店离萧芳菲公司不远,她可以上班之前顺路把手机送过去。萧芳菲暗道齐华给自己惹的麻烦需要付出的成本还不是太大。

“那明天见。

“嗯,明天见。”

“对了,我的名字叫郑永,永远的永。。。

萧芳菲挂断了电话,齐华正好已经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

齐华是那种比较丰满的女子,皮肤白嫩。现在头发湿漉漉的,就更显出齐华小脸圆圆的。

齐华站在穿衣镜前,把身体扭来扭去的照了又照,“芳菲,你看我瘦了吗”

萧芳菲身体后仰靠在沙发里,眯起眼睛看着齐华,宽松的睡衣无法展现出太多的身材细节,但是齐华两个丰满的半球还是炫耀般的从睡衣领口里似露非露出来。“妞儿,别扭了,够风骚了。

齐华笑了,“嘿嘿,怎么你要把持不住了”

萧芳菲也笑笑,“恩呢,很动心。照这么看,刚才送你过来的那个人,还真是不简单呢。抵御了很大的诱惑啊。

“对呀,那个人呢”

“走了啊。”

“啊怎么走了啊”

“你还好意思说陌生男人往我家里带,真要是个坏人怎么办”萧芳菲一下子变得很严肃。!

齐华也觉着自己今天的确有些过火,“芳菲,别生气。我喝太多了。我不想回家,一个人对着空荡荡的房间,很可怕。幸好我还有你。”齐华说着几乎又要落泪了。

萧芳菲轻轻的叹了口气,“去睡吧,睡一觉就好了。下次别这么糟蹋自己了。”萧芳菲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齐华身旁,把她扶进卧室。

照顾着齐华睡下,萧芳菲到浴室里收拾了一下,把齐华扔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塞进洗衣机,开了自动挡。

萧芳菲又走到客厅里最后检查一下,再次确定门窗都已经关好,这是她独居之后养成的习惯。有点强迫症,萧芳菲知道,就如同她知道这种习惯是源于自己的寂寞和不安全感一样。

她又确认了一下郑永的手机已经放进了自己的坤包,然后这才关上灯去睡觉。

萧芳菲躺在客房的床上很快就睡着了,她太困了。

闹钟响起的时候,萧芳菲一定在做梦

,但是在她醒来的那一霎那,梦境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记不起来了。萧芳菲觉得隐隐的头疼,缺乏睡眠,这种感觉对她来说,一点也不陌生

萧芳菲皱着眉起了床,冷水洗漱让她彻底清醒起来。她看了一眼卧室里的齐华,齐华依旧睡得很沉

齐华自己开了家卖手把件的小店,平时店里有她表哥照顾着,所以齐华起不起床都不打紧,萧芳菲也没有叫她,只是给她在床头放了一盒吗叮咛,留了个字条,告诉齐华冰箱里有面包和牛奶,让齐华自己热了吃。宿酒肠胃难受就吃药。走的时候帮她锁好门就好了。

萧芳菲来到君安酒店大堂的时候,郑永已经等在休息区了。看到萧芳菲进门,郑永依旧坐在沙发里没有起身。

今天萧芳菲一身黑色的套装,九分袖尖领小西服配修身西裤,脚下一双黑色的细高跟皮鞋。贴身的剪裁把萧芳菲的身材衬托的很好,纤细的腰肢,浑圆丰满的臀和修长挺直的腿。冷色系的妆容浓淡恰到好处。一副标准的职业女性的打扮。!

萧芳菲也看到郑永,她径直走到郑永跟前,低头从包里把郑永的手机掏出来,附身放在郑永身前的茶几上,随着动作,萧芳菲的长发从肩头滑落下来,郑永同时闻到了一阵淡淡的香水味道。

“谢谢,再见。”说完,萧芳菲就要转身离开。

“你好干脆啊。”郑永笑了

萧芳菲一怔,她侧着头看着郑永,有些不知所措。很多时候,萧芳菲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和陌生人打交道。她不知道该问什么,因为她什么都不想知道,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她也没有存着被人理解的奢望。她总觉得事情应该是简单直接的,一些无意义的问答是在浪费彼此的时间和精力。比如还手机这件事,目的简单明确,而现在她也完成了,她有点不明白郑永的意思

萧芳菲想,如果今天来还手机的是齐华,一定会坐在郑永对面,两个人聊个天南海北不亦乐乎。齐华那种自来熟的气质的确让萧芳菲有些羡慕,但是她又真的不愿意随随便便和什么人胡扯一番。

郑永看到萧芳菲皱着眉的样子,更觉得有趣。他伸手从茶几上拿起手机,解锁检查了一下,一切完好。“谢谢你跑一趟把手机送来,能赏个脸喝杯咖啡吗”说完,郑永从沙发里站起身。

萧芳菲摇了摇头,“不可以,我还要上班呢。”

“那我就送你去上班。”郑永的口气简直不容人拒绝,仿佛他和萧芳菲认识很久,是老朋友了一样

“我不认识你。”萧芳菲一下子变得很警觉。

在郑永眼里,此时的萧芳菲好像一直毛发高耸,后背拱起,充满警觉的猫。

郑永脸上依旧是一副笑容,好像他永远也没有发愁的时候,“你的朋友好些了吗昨天晚上她的情绪不大好啊。”

“嗯,是。她的情绪可能不会一下子好起来,但是终归是会好起来的,只是需要时间。”萧芳菲冷静的说。

“我刚刚到这座城市,准备在这里开始新的工作。还没有租到合适的房子,目前就先住在这家酒店。”郑永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一只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萧芳菲就那么自然而然的迈动脚步,和郑永肩并肩的往酒店外走去。“昨天晚上我自己无聊,就在附近的街上转转,看看有什么打发时间的地方,然后就看到你的那位朋友踉踉跄跄自己一个人走在街上。

看她的衣着打扮,应该不是那种风尘女子,我怕她出什么意外就上去和她搭话了。她醉的不轻,一路上几次要摔倒,最后只能我扶着她走路。不过好在她还记得你家的地址。嘴里一直念叨着,萧芳菲,我最好的朋友,死党,大美女。哈哈,搞得我对你很好奇。”

等到萧芳菲意识过来的时候,她和郑永已经并肩走在去往她公司的路上了。萧芳菲觉得很纳闷,昨晚在家目送郑永离开的时候她就有一瞬间的失神,而现在这种情况再度发生了

“好了,就到这里吧,你可以回去了。”萧芳菲停下脚步打断了郑永的话。!

“萧芳菲,你总是这么冷冰冰的吗”郑永低着头看着萧芳菲。!

萧芳菲默不作声,低头沉默了两秒钟,萧芳菲突然抬起头,盯着郑永的眼睛,“如果想和我做爱,你可以直接说,我不喜欢绕弯子。”

这次轮到郑永愣住了,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我就是这么直接的人,我希望别人对我也直来直去。冷冰冰也许会让人不舒服,但是热情如火,一样会把人烤焦的。”萧芳菲说完,从包里抽出一张名片递给郑永,“我要去上班了,联系不联系随你。但是,不要试图去改变我什么,否则,干脆不要联系。再见。”!

郑永看着萧芳菲渐渐远去的背影,不得不承认,自己被这个女子深深的吸引了。这是一种很久没有升起过的情绪,遥远到郑永以为,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一整天,郑永都有些恍惚。萧芳菲垂落的长发,空气中涌动的暗香,滑落的睡袍里露出的那一抹香肩,还有,那双赤裸的纤细修长的小脚,时不时都会在眼前一闪而过。

郑永知道这个女子背后一定有着自己的故事。萧芳菲的冷,是否是一种自我保护呢她的恐惧又是什么呢而最可怕的是,自己的心底对这个女子已经升起来一种别样的怜惜,一种想要保护和温暖她的冲动甚至超过了对她的探究的好奇心理。

郑永的直觉里闪现了危险的信号,他隐约觉得,他会深陷进去不能自拔。但是,他又真的不忍心放弃这种自懵懂少年后就不曾再出现过的心动的感觉。任何美好和快乐都是要付出代价的,郑永对自己说,况且,这个代价未见得自己担负不起。

傍晚时分,郑永终于抑制不住,拨通了萧芳菲的电话。!

萧芳菲电话里的声音,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意外,同样的,也似乎一点也没有觉得欣喜。

“萧芳菲,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并非是那种浮浪子弟。只是,如果这是你的方式,那么,我接受你的方式。”郑永说完这句话,他感觉到萧芳菲在电话的另一端沉默了一下。

“你有什么喜好”萧芳菲问的很平静。

“你指”

“做-爱的时候,你需要我准备什么”

郑永不得不承认,他需要很努力的适应萧芳菲的直接,“肉色丝-袜,高跟鞋。。。”郑永觉得自己喉头有些发干

“好的,知道了。我八点左右到你的酒店。房间号是多少”

“608.

“好,一会儿见。”

郑永起身,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房间,没有一丝凌乱。他打开窗,风涌进来吹动了纱帘。他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稳下来,事实上,他知道自己很擅长于此。

郑永干脆打开笔记本电脑,check一下邮箱,果然有一封紧急的邮件冒了出来。工作能够让郑永变得绝对的冷静沉稳

。当敲门声响起的时候,郑永的工作正好接近尾声,他站起身,打开门。萧芳菲站在门外,歪着头对着他笑了一下,郑永意识到,这笑容非常迷人。他没有顾得上多说,只是礼貌的请萧芳菲进门,然后就继续把剩余的工作做完,因为这样,他才能无所牵挂的去享受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时刻

萧芳菲穿了一件黑色修身的丝质衬衣,外面套了一件柔软的黑色羊毛开衫,灰色薄呢的荷叶边半身裙,一条藏蓝色的针织花纹的裤袜,一双中跟的高跟鞋。

她特别背了一个大书包,里面准备了几双郑永喜欢的足尖透明的肉色连裤丝-袜,和一双10cm的奶白色的细跟高跟鞋。

萧芳菲事前没有太多的在脑海里勾画过她和郑永这次见面的情景,她习惯于让一切顺其自然的发生。

而当郑永打开门,郑永的严肃表情还是把萧芳菲逗笑了。郑永没有意识到自己仍然沉浸在工作中的神态,只是点头请萧芳菲进门,说自己要忙一下,就又做回到电脑旁,抓紧做收尾的工作了。

萧芳菲走进房间,自己坐到了沙发上,看着郑永的背影。郑永的背挺得直直的,脖颈从黑色条纹的T-shirt里露出来。萧芳菲总是觉得工作中的男人很性感,此时的郑永就是如此。

萧芳菲多少觉得有些不知道该干什么,她不想打扰到郑永,于是环顾着这件酒店套房,看看茶几上郑永泡着的红茶,继而低头看着自己收紧的双腿。

陌生的环境的确会带给萧芳菲一些焦虑,但是长久以来,她习惯了隐藏自己的各种情绪,她无人可依也无人可靠,也不想依靠任何人,所以只有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强者,可以平静的面对一切,应对一切,不会有焦躁和不安,而渐渐的,她自己也以为自己就是这个样子

郑永终于处理完了公务,他却没有急着走到萧芳菲的身边,而是隔着茶几,坐到了另一张沙发上,叉开腿,胳膊支在自己的腿上,身体前倾,侧着头看着萧芳菲。

郑永没有发现萧芳菲的不安,此时他眼中是一个保持优雅坐姿的女人面带微笑的回望向他,栗色的波浪长发柔顺的披散在肩头,挺直的上身和收回的修长的双腿形成了一个完美的之字形。!

郑永看出,萧芳菲在等待着什么,于是,伸出一只手。萧芳菲站起身,绕过茶几,握住郑永的手,顺势倒在了郑永的怀里

双唇相碰的那一刻,萧芳菲品尝到了郑永的味道。如果要萧芳菲形容那是什么味道,第一个跳进她脑海中的词,是干净。萧芳菲感觉和郑永的吻是如此的干净纯粹,她想多尝一口,再多尝一口,

更深沉,更浓烈,哪怕失去唿吸。萧芳菲的脸一定涨红了,心脏狂烈的跳动,甚至想挣脱胸腔的束缚。她有点不明白眼前这个堪称陌生的男人为什么会调动起自己如此强烈的感觉,是因为郑永从敞开的领口里伸进来揉捏着自己的乳房的手吗那纤长有力的手指,挑逗着她的敏感的乳尖,而当郑永的手整个握住她小巧的乳房用力捏住的时候,萧芳菲忍不住啊的轻唿一声。郑永的怀抱让萧芳菲感到一种陌生的舒适,她把头抵在郑永的胸口,此刻,她想钻进郑永的胸膛,钻进郑永的心里

郑永扶着萧芳菲站起来,一件件褪去她的衣服。郑永的动作小心而轻柔,仿佛在打开一件精美的礼物的包装。而随着衣裙滑落,郑永发现,萧芳菲的身体的确像一件艺术品。柔弱的肩头,光滑的背嵴,纤细的腰身,丰满的圆臀,大腿匀直却不骨瘦如柴,膝头小巧圆润,小腿笔直纤柔,脚踝处却纤细灵巧,让郑永想起了初生的小鹿,全身的线条无一不堪称玲珑。而让郑永最喜欢的,是那双小脚,白嫩细腻,粉琢玉器一般,浑圆的足跟,完美的足弓,整齐细长的脚趾

郑永有些失神,萧芳菲清灵的声音在耳畔轻柔的响起,“我去换衣服,换上你喜欢的丝-袜高跟。”说完,萧芳菲拿起自己的包,向套房内间的卧房走去。

郑永呆坐在沙发上等候的时候,简直有点怀疑这一切的真实性,他所喜爱的一切竟然都集于萧芳菲的一身。难道,这个女子真的是上天带给他的礼物吗

而当萧芳菲换好衣饰再度款款的向郑永走来的时候,郑永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萧芳菲的腿被十厘米的高跟拉的更长了,双腿的曲线也被丝光的肉色丝-袜衬托的更加柔美,萧芳菲上身仍旧穿着黑色的修身衬衣,郑永看的出萧芳菲内里却是真空,而这暧昧的端庄更加挑逗着郑永的神经。萧芳菲的长发随着优雅的步态轻轻舞动。

郑永站起来,一把把萧芳菲揽入怀里,从此,再不希望这个女人从他的怀抱中离去。

郑永没有想到萧芳菲在激情时刻会与平时的她如此的判若两人,那全情投入的配合和无所顾忌的嘶喊,萧芳菲脸上陶醉的表情好像她已经完全的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那里不再有其他的一切人和事,只有郑永带给她的无尽欢愉。

不知道经历过了多少次高潮之后,萧芳菲趴在郑永的胸膛上睡着了。郑永眼中,萧芳菲好像一个收拢羽翼休息的天使。窗外一片黑暗,一片静谧,房间里的灯柔和的散发着蜜色的光。郑永一动也不敢动,生怕惊醒熟睡中的萧芳菲,他感受着这个娇小躯体带来的柔软和温暖,还有那暗暗涌动的淡淡香味

萧芳菲突然醒了,她没有想到自己会睡得这么香甜深沉。她抬起头看看郑永,翻身躺倒郑永身侧,歉意的笑笑,“我睡着了,太累了。把你压坏了吧,一直不动,会发麻的。”萧芳菲说着一边欠起身揉着郑永的胸膛和肩膀,却突然体会到郑永对她的精心呵护,不禁有些错愕。

萧芳菲喜欢郑永的笑容,而和郑永独处的时候,她却敏感的感受到郑永的一种落寞,从而解读出郑永的孤独和内心中涌动的那种渴求。这种心境和萧芳菲自己是那么的相似,萧芳菲理解郑永,同时在心底也对他升起一种别样的怜惜。

即便如此,萧芳菲还是起身说,“我要回去了。”

“留下吧。”郑永说。

萧芳菲笑笑,“我没有在外过夜的习惯。”

郑永看着萧芳菲穿好衣服,收拾好所有的东西,然后走回到床边,坐在自己身旁,“谢谢你带给我的快乐,但是不要想太多。我有需求,你也有需求,我们彼此满足彼此享乐,这种简单纯粹的关系很好。”萧芳菲伸出手轻轻的抚摸郑永的脸颊,“休息吧,睡个好觉。”之后,萧芳菲关掉了床头的灯,黑暗涌塞进来。

听着萧芳菲离去关门的声音,郑永胸中升起一阵失落。

萧芳菲回到家,浑身酸软无力。她一头倒进床里,瞬间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萧芳菲收拾好去上班

。她又成了那个被职业套装包裹起来,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萧芳菲。

萧芳菲走出楼门,天气有些冷,准备回去加一件小风衣,却突然抬头看到了郑永徘徊在小区的甬道上。郑永只穿着一件短袖T恤,外套拿在手里。郑永也看到了萧芳菲,他顿时站定,看着萧芳菲一动不动。两个人彼此对望着,时间仿佛凝滞。

萧芳菲回过神,快步走向郑永,拉起他的手。郑永的手冰冷的。萧芳菲抢过郑永手里的外套给他披上,“你不冷啊,冻坏了怎么办疯子。”

“我一早就睡不着了,满脑子想的都是你。心里面好痛,想走一走散散心,不知不觉就走到这里来了。我宁可自己挨冻,这样能够分散一些痛楚。我只想看你一眼,看你一眼就好。

萧芳菲愣住了,她在此之前并没有想过要发展什么感情。她只想要一种相处,彼此欣赏为前提,互不干涉,互不牵挂,只求快乐就好。而现在,郑永的眼睛里闪动的东西瞬间击溃了她心中的壁垒,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浓烈的渴望,让人无法拒绝的柔情。

萧芳菲拉起郑永就往家里走,嘴里一直念叨着,“疯子,疯子。

两个人刚刚走进房间就迫不及待的抱在了一起,郑永把萧芳菲抱得紧紧的,他想把萧芳菲揉进自己的身体里再不分离。萧芳菲用自己的温热柔软温暖着郑永,郑永的吻强烈的近乎疯狂,把萧芳菲的舌头整个吸进自己口中几乎吮断,萧芳菲知道郑永想吸进去的何止是舌头,而是全部的自己。

然而,一种不安又突然在萧芳菲的心头升起。她捧着郑永的脸,“你真的想好了吗我有我的过去。你能接受一切吗别忘了,我是可以和陌生男人上床的女人。”

“萧芳菲,你是上帝给我的礼物,你是我一直渴望的女人。”

萧芳菲哭了,泪水涌出眼眶,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