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2023年最新更新】风华惊云录第一卷‧第1章

时间:2023-02-03 浏览量:19次

第一卷 风起阴阳

第1章 湖柳山庄

大魏皇朝立国二百馀年,开国太祖,继位太宗励精图治,扫平四海,使皇朝

威震环宇,四方来朝,但后世子孙荒淫享乐,昏聩无能,几代下来已使皇朝暮气

沈沈,到如今内有诸侯窥视社稷,外有西蛮,北胡虎视中原。天下纷争四起,各

世家豪强纷纷结盟自保,江湖上各门各派也是各自投奔强大势力以作靠山。

大魏江湖正道以十大门派为首,十大门派中少林武当超然物外,其中京城锦

衣门,京华派,江西龙虎山坚定的站在朝廷一边,秦川华山派,燕地青云门,西

川峨眉派,泰山铸剑山庄,金陵观天寺也各有支持势力。尽管正道一片散沙,但

对邪道的打击却是保持着一致,邪道以昆仑阴阳合欢宗为首,大派有南疆欢喜教,

万毒门,江西连云七十二寨,漠北英雄门……

……

炎炎夏日,烈阳当空,通往丽州的官道上,四五十名骑士拥护着一辆豪华马

车在宾士,卷起一片尘土。在马车里一名女子用一只嫩白修长的玉手轻轻撩起垂

落在额前的一缕长髮娇声地说道:「干爹,二师伯这次剿灭湖柳山庄,其他人不

必留,但周萱这贱人一定要交给奴家处置,可好」

这名女子的头上系了个髮髻,显示出是个少妇,细看女子的脸庞,却又令人

惊艳。明亮的双眼,高耸立体,又细緻不已的五官,小巧的嘴唇,嘴边带着微笑,

令这个幹热的午后,带来了几许水气,好一个明眸皓齿的美人阿!

她身穿一件轻薄白色的连体纱裙,即使车里有些灰暗,也能看清薄色纱裙里

的乳白色肚兜,绣着图案的肚兜里包裹着一对高耸入云的山峰,再往下看,她的

臀部硕大无比,但是腰肢却是很纤细,纱裙穿过臀部到达下摆,透过薄色纱裙可

以看见窄窄的乳白色底裤紧紧包耸着如云的臀部,两边大片的臀肉裸露在底裤外

面,而纱裙顺着她的一双大腿根部中间分开了一条叉,一双修长的白嫩长腿露在

外面,无比诱人。

坐在她对面有两名老者用狂热的眼神盯着她,好像随时要将她吃进肚子里。

左侧老者雄壮无比,他袒露着胸脯,整个胸部佈满了粗糙的黑毛,脸侧如针

般的短髯,浓眉大眼,目露凶光,朝天孔里露出长短不一的鼻毛,阔口上浓厚的

双唇,张开口可以看见一嘴参差不齐的黄牙,尽管浑身都是毛,但却是个秃子,

在他如蒲扇般的左手上捏着一串粗硕的念珠,无论怎么看都觉得他丑恶无比。

这名老者名叫熊苍,六十七岁,江湖人送绰号「阴阳性佛」,他是阴阳合欢

宗三大太上长老之一,练得阴阳合欢宗无上功法之一的「阳炎极乐功」,靠得一

手佛门大须弥掌和小雷音指称霸江湖,被评为江湖「二十八星宿之一」。早年他

曾是观天寺主持雷音上师的弟子,因犯淫戒被废除修为,但在机缘巧合下,遇到

当今阴阳合欢宗太上长老之首的极乐子,极乐子见他是天生的烈阳之体,最是合

适修炼本宗的「炎阳极乐功」,于是收入宗派大力扶持他,才有今日成就。

右侧老者一脸横肉,肥胖的身体,斑驳的白色长髮,挺着肥胖的躯体靠在马

车后壁上,一双猥琐的小眼睛色眯眯地盯着眼前的美人儿,他也是阴阳合欢宗太

上长老之一,名叫「朱莽」,六十九岁,此人虽位列宗门三大太上长老之一,但

武功稀松平常,他的乐趣是御女和医道,以平生御女经验和医道心得着得「欢喜

心经」,凭得此经而得太上长老之位,也是开创了阴阳合欢宗的先河。

他盯着美人儿温柔地说道:「裳儿小宝贝,你任何要求,师伯都答应,我想

你干爹也不会有任何意见的。」

熊苍嘿嘿笑道:「老二,这次剿灭湖柳山庄,裳儿只请我相助,可沒你什么

事。」

原来罗裳只请她的干爹熊苍相助復仇,但却不知朱莽从哪得到消息,也来凑

热鬧,至于朱莽什么目的,熊苍和罗裳心知肚明。当年罗裳受重伤而入阴阳合欢

宗,被朱莽救治,自然不便拒绝他的心意。

朱莽面色不变淫笑道:「裳儿入教时就随老夫学『欢喜心经』,老夫也算得

上半个师傅,如今徒儿復仇,做师傅的能不帮嘛裳儿难道忘却老夫了,復仇这

等大事也不告知老夫,幸好老夫消息灵通。」

罗裳娇笑着腻声道:「是,是,是,师伯最疼爱裳儿了,是裳儿不对。」说

完,她含情脉脉的看着眼前这名老者。

熊苍嘿嘿冷笑不再言语。

朱莽淫声道:「裳儿乖宝贝,自你执掌极乐宫,老夫已数年不曾见到你了,

可想煞老夫了。」说完他挪步到罗裳身旁坐下,一手搂住罗裳,强扭在怀中,他

的另一只手急色地握住罗裳的硕乳搓揉着,力道大而不失技巧。

罗裳甜腻的「嗯」了一声,慌忙推拒着老者,匆忙之下手臂挨到了老者的肉

棒上,有意无意间地蹭了几下,她满脸通红地娇喘道:「师伯……现在……別这

样……嗯!等奴家……事情办完……啊!当自荐……师伯……席榻之上……啊!

嗯!嗯!……」说完她委屈地转头看着熊苍,眼泪沧然欲出。

熊苍就好像自己的珍宝被別人夺去似得,恨声的道:「老二到什么时候了,

你还搞这事。」

朱莽淫笑着,他已经把美人儿面对面抱坐到他的大腿上,一只手大力地搓揉

着美人儿高耸的玉峰,另一只手抓捏着硕大的臀瓣。他无耻地应道:「老三不是

有你吗,江湖二十八星宿之一还对付不了区区一个湖柳山庄,再说老三,你是饱

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啊,这些时日一到夜间你就在客栈里玩弄这骚婊子,这骚货

的浪叫声大得出奇,我就在隔壁听得清清楚楚,你可知我的痛苦。」

这时罗裳大声娇喘道:「师伯……轻点,奶子……快被……捏爆了,啊……」

熊苍冷哼一声,立起转身跃出马车。

朱莽冷笑道:「拽什么,沒老夫当年丹药,你熊苍还不是一废人。」

罗裳失声道:「干爹他生气了,师伯咱们还是別这样了。」

朱莽打起精神,双手又恢復了动作,淫声道:「骚宝贝儿不要理他,咱们继

续。」

这时朱莽已经解开了罗裳的纱裙,正要褪去她的肚兜

,罗裳娇喘道:「师伯,

让奴家自己来。」

说完她撑着朱莽的大腿站起来,背过身去,缓缓地解下肚兜,然后弯腰褪去

裘裤,肥美的巨臀耸立在朱莽眼前,她跪在地上分开双腿双手掰开臀瓣,露出浅

褐色有些可爱的菊花,菊花下面是深红色微微有些肿胀的嫩穴,不带一丝毛髮的

两片阴唇穿着两只拇指大小的金环,金环上镶嵌的钻石发出刺眼的亮光,经过修

剪过的,整齐的乌黑阴毛诱人犯罪。

朱莽死死地盯着眼前的艳色,口水不断流出,他激动抚摸着肥臀,漫过股沟,

然后手游离到嫩穴处,轻轻的拉扯屄环,罗裳微微呻吟着。

朱莽激动地说道:「贱婊子,哪个姘夫上地这对好屄环想当初我给你上,

你是死活不肯啊,是你干爹吗」

罗裳摇着肥臀在老者手臂上磨蹭着,娇喘着说:「二师伯,不是……干爹,

干爹……才不忍心……让奴家……受这份苦呢,是虎香主和他的两个徒众。」

「什么!你这个贱货。」朱莽怒吼道,他一手怒扯着屄环,一手勐扇着肥臀,

疼得罗裳不停扭动着娇躯,虽然疼痛无比,但她却微微感到有些刺激,她哀求道:

「二师伯求求你轻一些啊,奴家阴唇要被扯坏啦,屁股也要被你打肿了,啊,不

要这样。」

「虎啸地位比你低数级,你竟然肯让他套环,当初我给你套环,你是死活不

肯,不给老夫一个合理解释,看我不弄爆你这骚穴。」朱莽愤怒的吼道,他觉得

这件事不能忍。

罗裳低泣道:「二师伯,奴知错了,你饶了奴吧,当初虎香主立了大功,为

此失去了一条手臂,他拒绝了宗门赏赐,只恳求干爹让奴陪其三日,三日内他不

断苦苦哀求奴,要在奴身上留个物件,以便日后让奴记起他,奴一时心软就答应

了。」

「哼,想要我饶你

,今日必须好好表现,否则我插烂你这骚屄。」朱莽恨恨

说道。

「是,奴家一定让师伯舒爽。」罗裳说完双手掰开臀瓣腻声道:「师伯,快

舔奴的骚穴,奴的骚穴好痒啊。」

「啪」的一声,朱莽狠狠地扇了一下罗裳的肥臀,引起美人儿一声痛苦地娇

嘀。

「骚货,要叫爷,知道吗」朱莽大声道。

「爷,奴的亲爷,快舔奴的骚屄,奴的骚屄好痒啊。」罗裳说完像条母狗一

样摇晃着肥臀,她头顶着地,臀部高高翘起,双手使劲掰着肥臀。

朱莽见她这幅骚浪的模样,再也忍受不了,他跪在美人儿的臀后,用牙齿歯

咬着臀肉,左手中指抽插着美人儿的肝门,右手两根手指插进骚穴,食指玩弄着

美人儿的阴蒂。

罗裳浑身战慄,本已硕大无比的乳房更加膨胀,她的骚穴紧紧地纠缠着两根

手指,不让他们离开,随着抽插,她的骚穴流出大量淫液,肛门也有肠油渗出而

更加润滑,阴蒂随着食指地摩擦徐徐勃起,美人儿兴奋地摔着头髮,两眼迷离地

浪叫着:「爷……你好会……玩穴啊,奴家……美死了,嗯,嗯,嗯……啊!我

的亲爷,使劲插,快点插,快插烂……奴的骚屄。」

朱莽突然抽出左手狠命地扇着肥臀,大叫道:「当年那副仙子高高在上的样

子,现在还不是变成被千人插,万人骑的骚婊子,快告诉爷你是不是骚婊子,快

说。」他一边大声唿喝着,一边狠狠地扇着肥臀,白嫩结实的臀部落下一道道鲜

红的手印。

罗裳兴奋地哭叫着:「奴是爷的骚婊子,爷爱怎么玩就怎么,请爷狠狠地扇

骚婊子的贱臀,啊!嗯,嗯,啊……爷用力插,奴快到了,我的亲爷……用力啊。」

朱莽邪恶地笑着,他抽出了插在骚穴里的手指,将流淌着肥油的胖脸趴在美

人儿的肥臀上,他的鼻子深深嵌在股沟里,肥舌抵舔着美人的菊花。

美人儿痛苦地摇着头

,到达巅峰的快感咋然而止,令她空虚无比,她哭叫着,

哀求着这个卑鄙的男人插入,重新慰藉着空虚的心灵。但男人却丝毫不理她,仍

是专心致志地砥舔着她的菊花,舌头灵活进入菊穴,令她欲仙欲死,但弥补不了

她骚穴的空虚。她不断哀求着,双手有力搓揉着膨胀的巨乳。

终于男人说话了,他得意地笑道:「骚婊子,以后还躲着爷吗」

罗裳哭叫道:「爷,骚货以后不敢了,只要爷有需要,奴随传随到,请爷快

插我,我要爷的大肉棒狠狠地插我骚屄。」

朱莽正色道:「今日不能给你大肉棒了,毕竟你的正事要紧,杀鸡仍须用牛

刀,方可万无一失,虽然老夫武功不济,但也可出一份力。」

罗裳微微有些感动,虽然朱莽贪恋她的美色,性爱时喜欢用言语侮辱她,但

也只是增加性爱时的情趣而已,这些年自己不理他,他给的丹药沒有一分短缺,

练出的极品丹药也是优先供应自己,她还是知情的。她撑起身子,轻轻地偎依在

老人的怀里娇声道:「爷对奴真好,可是爷这样会难受的。」

朱莽笑道:「无妨,老夫自有办法解决。」

「可是奴也很难受啊,搞得奴不上不下的,奴不依。」罗裳依偎在老人怀里

撒娇着。

「你这小浪货,爷自有解决办法。」说完他从怀里掏出一瓶药丸,「此药名

曰止欲丹,可以止住情欲,老夫这些年每次想到你那骚浪的模样,魔鬼般的身材,

就欲望澎起,但你不想见我,我不想强求你幹什么,只能用此药止欲了。」

罗裳扑到他怀里,用纤细白牙咬着他耳朵喃喃道:「这个世上也只有爷和幹

爹对奴家最好了。」她的香唇贴在老人的耳朵上,尖细的香舌砥舔着耳孔,从耳

朵又舔到白眉上,然后是鼻子,她的舌尖砥舔着他粗大鼻孔,最后又循序渐进到

另外一只耳朵上。

朱莽舒服得嚎叫道:「臭婊子,你跟谁学,爽死我了。」

罗裳嘻嘻地笑着:「才不说呢,爷只要爽就行。」她一点都不在乎这张又老

又丑的肥脸,心里只觉得应该补偿这位对自己有恩的老人,她抓起朱莽两只肥胖

的手按在自己高耸的双峰上,然后淫贱地低唿道:「爷,快捏爆骚婊子的大奶。」

朱莽狠狠捏了几下白嫩的硕乳低唿一声:「幹,真他妈的骚。」

「吻我,奴要尝爷的口水。」罗裳淫贱的说道。

朱莽肥口一张,狠狠压住罗裳的香唇,肥舌伸进美人儿朱唇里,罗裳的香舌

也主动贴上了那只肥舌,他们舌头相互缠斗着,互渡着口水,吸得啧啧作响。他

们互相挑逗着,罗裳的香舌舔遍了朱莽的口腔及牙齿内外壁,朱莽也是如此,两

人激烈地互斗着,舌头从内斗到外,在空中互相打圈儿,朱莽狠狠捏着罗裳的素

乳、乳头,罗裳不知道什么时候褪下了朱莽的长裤,她左手套弄着男人肥硕的大

屌,右手嫩白尖细的中指刺进了男人黑乎乎的菊穴里,其馀指头按摩长满绒毛的

股沟。他们激情而热烈,但相互间又保持着克制……只希望这马车永远都不要停

下来。

……

丽州湖柳山庄坐落在洞庭湖畔,周围树木碧映着山庄,尽管是烈日当空,但

山庄仍显得很清凉。

庄子很大,有数进高大的邸宅,用材都是绿砖壁瓦,庄内奇花名草,争奇斗

艳,假山亭楼,远近不一,万般景象无不显示着此庄主人乃是豪富之人。

偌大山庄此刻却显得有些冷清,进出之僕人家丁也仅有数十位。

在最华贵的府邸,庄主柳崇仁手里捏着一封信,他紧紧地握着拳头叹息道:

「畜生误我、此时才报信又如何能走脱。」他朝着对面一丽色妇人道:「夫人你

还是带着云儿逃难去吧。」

丽色夫人名叫周萱,她身着红色紧身衣裙,飒爽冷艳的妆容搭配魅惑的眼神,

彰显其独特的成熟女人气质,她身材修长,胸部高耸,腰细臀肥,细嫩的肌肤如

绸缎一般,令人着迷。

周萱摇头道:「我不能和云儿走,当年害她的人有我一份,她是不会放过我

的。」

「唉!造孽啊

,父亲大人,您会想到湖柳山庄有今日吗如果您在九泉之下

有知,还会维护那畜生嘛」柳崇仁悲唿道。

周萱安慰着自己夫君:「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当年害她太深,数年前闻她

未死,我不知应该是庆倖还是担忧,当年我们可是最好的姐妹啊,她风华绝代是

青云门百年不世出的奇才。」

说着,她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青葱岁月,她出身青云门,是青云门屠邪剑仙

明玉的大弟子,屠邪剑仙明玉是江湖二十八星宿之一,惊才绝艳,但明玉此人冷

傲孤僻,很少有人能入她之眼,以周萱的资质本不可能拜入她门下,但明玉收周

萱为徒却是另有原因。当年明玉剑法未成时惹得一邪教凶徒追杀,不得已躲到师

姐夫家避难,然那凶人不管不顾直接追杀到门,师姐、姐夫拼死缠住那凶徒,才

令她逃脱。回到师门才知师姐夫家满门均遭屠灭,自此以后她恨上所有的邪道中

人,数月后有一妇人送一女孩儿上青云门,她才知这女孩儿是师姐女儿,于是收

下为徒。

在周萱十六岁那年,师傅又收得一徒儿,她叫罗裳,比她小五岁,当时师傅

兴奋告诉她,罗裳天生媚骨,天仙道体最是适合修炼青云门无上剑典《通明剑经》。

她很久沒见师傅这么高兴了,当时她是有对还未谋面的罗裳怀有一丝妒意的。

当她见到罗裳后,那一丝妒意早以无踪,远远地看到罗裳,她就觉得这世上

怎可能有这等可人儿,罗裳通灵剔透,嘴角丝丝笑意使人怜爱,她就像天上的仙

子令人宁静温和,于是她和罗裳成了最好的姐妹。

罗裳16岁那年和她一起出道江湖,数年后凭着罗裳超绝的剑法,它俩在江

湖混下诺大的名头,就连江湖美人榜也把罗裳排在第一,是天下第一美人,正道

人士尊她为「云罗仙子」。周萱排第九,因为喜穿红衣被送绰号「玫瑰艳姬。」

周萱在二十五岁那年嫁给了她深爱的男人湖柳山庄少庄主柳崇仁,当日湖柳

山庄庄主大豪侠柳守规置办厚礼至青云门当做迎娶周萱的聘礼,光金银就有数十

箱,不知羡煞多少男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