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换妻小说

【奴隶新娘】(36)

时间:2022-07-21 浏览量:9次

【奴隶新娘】(36)

(三十六)

又熬过一次不堪至极的调教,我在脚趾头挂的铃铛激烈交响中,精液被波比

给舔出二次,小卉也在狗舌、鱼钩与假阳具的合虐下,不知道高潮和失禁过几回,

就连小优希都被标哥玩弄到尿了一地。

打从小卉为了救我,而自甘成为标哥性虐的奴隶开始,每经历一次调教,我

们都以为已经是极限,但每次我们都想得太天真,因为接下来的一次、下一次、

下下一次……都有更羞辱、更过份的耻凌手段在等我们,就像永远没有底线的人

间废业!

其实说「人」,还太抬举了自己,在标哥的淫威下,小卉跟我作为人的尊严

早不知已被丢到那个臭水道或化粪池,比起那两条让人豢养、供人玩逗的法斗,

我们还是更次一等的生肉玩物。

更让人沮丧跟害怕的,是这种永无止境的羞辱,竟是依附在不知廉耻的肉体

快感上,愈没尊严的耻凌,就伴随产生愈强烈的快感,或者说,愈强烈的高潮过

后,我跟小卉堕落的底限又会再往下跌破。

以小卉来说,她的身体本来就敏感,但她刚到标哥这里来时,总是拼命忍住

不让自己羞耻的样子被这些玩弄她的男人发觉,一直到了身体真的无法负荷为止。

现在她意志上虽然一样努力反抗,被欺负时表情依旧哀羞、嘴里仍然喊着不

要,但身体承受快感的能力却愈来愈低落,只要稍微激烈一点的调教,下面就不

知廉耻的尿出来,也不管有多少人在看,或是谁在看。

但很令人惊讶的,是历经这么多残忍的调教后,她的身体却比刚落入标哥手

中时,更散发出动人的甜熟美感,在雪村老头各种绳缚酷刑下,原本就很平坦的

腰腹为了抵抗捆吊的应力,变得更为紧致窈窕,性感的马甲线已经浮出,两条修

长的玉腿从趾尖到臀部,都呈现健美紧实的完美线条。

相对的,胸前两团充满弹性的肉峰,被雪村的养乳汤滋补得比刚来时还饱满

丰润,翘立前端的乳尖每天也在特殊的保养霜拉提按摩下,颜色就像初绽樱花般

娇嫩粉红【奴隶新娘】(36)

那些保养霜同时用在私密的耻处,让秘缝和阴唇颜色跟乳首一样粉润慾滴。

阴道也每天擦有紧缩效果的医疗级产品,还常被埋入特殊的震动器,训练那个害

羞地方的收缩力道……

总之,标哥虽然对这副诱人的胴体施予凌虐,但在凌虐过后,却又很极端地

呵护她每一寸肌肤,使得小卉全身柔肌玉骨白嫩光滑。此外,为了让她无法停奶,

每天都让她哺乳小苹果二次以上。

标哥这么作,其实是将她当成禁脔饲养的概念,除了可以对她美丽的肉体持

续保有淫虐的兴奋外,还能榨干她的经济价值。

我亲耳听他跟导演的谈话,说小卉拍的A 片,已经透过封闭型的VIP 网路播

出,那些观众是分布全球有特殊性癖的富豪、黑道角头、毒枭,收费高得惊人,

而且当中许多人已经排队预约,等在柏霖的告别式上接受完耻凌后,小卉就要被

送去给出价的客人,开始更没有尊严的悲惨生活。

他们说很多客人为了她,已经斥资在打造各种残忍羞耻的母乳SM拷虐室,连

小优希跟小苹果,也要跟着妈妈一起,让那些出价的畜生玩弄。

我对于这一切无能为力,甚至不知道还能见到小卉的时间剩下多长。

标哥叫人松开我的脚圈,拿下勾在卵袋皮肤上的鱼钩后,手腿早已酸软的我,

从长凳上直接跌下来,痛叫了一声。

「主人,你没事吧,我不要抹了,放开……」

小卉着急问我,她比我早很多时候被松绑,已经让人洗净身体,现在在我眼

前,被强壮的裸体男优按在床上,另一名男优正用乳霜强迫按摩她光溜的胴体,

小卉因为关心我的状况,不住挣扎想起来。

「给我安份点!不然再把你跟奸夫吊起来!」男优在她耳边大吼,小卉吓了

一跳,总算默默放弃了抵抗,只是啜泣地问我:「主人,你怎么样,痛吗?」

「我没事,卉不用担心。」我的手腿慢慢恢复,已经能撑着站起来。

标哥的手下把衣裤丢还给我,我垂着头,完全没有尊严地在他们面前穿上后,

标哥对他手下说:「东西拿过来!」

不久,一只提箱放到我面前,打开后,赫然是一叠一叠满满的美金。

「一百万美金」标哥吐了口雪茄,对满脸问号的我说:「给你的酬劳。」

「酬劳?」我一头雾水,问道:「我作了什么?」

标哥用光脚指了指正被男优用保养霜涂遍赤裸身体的小卉,说:「是你把小

乳牛带来的,从她身上赚的,理应有你一份,我很公道吧,嘿嘿……,这一百万

美金,还是第一位买她的客人的预付款。」

我虽然被绿花花的美钞闪到眼睛有点睁不开,但还是咬牙切齿说:「我不要

这种钱,还有,不准把小卉当作东西一样租卖!」

「这由得你决定吗?」标哥冷笑道:「以后小乳牛已经不关你的事了,你这

个任务到此为止。」

「什么意思?」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意思就是你以后不用再见小乳牛了,这对你应该算好事吧?嘿嘿,有了这

笔钱,然后又能安全脱身。」

果然跟我的预感一样,原本正被男优抬高一条裸腿,用乳霜抚抹羞人私处的

小卉,也从无助的喘息中震了一下,两张美丽的清眸看过来,晶莹的泪珠立刻滚

落。

「我不要这些臭钱!也不要跟她分开!」

「主……主人……」小卉被我的表现所感动,哽咽地轻唤我。

被她依赖的眼神所凝望,我心头不禁热起来,瞬间感到自己是她在这世界上

唯一的支柱,当下更坚定的说:「卉,你放心,就算给我一亿、不!不管再多钱,

主人都不要,我会守着你!」

标哥却叹了一声,用遗憾的口吻说:「既然这样,那你只有一个去处。」

「哪里?」我壮声问。

「山上,挖个洞把你埋起来。」他轻描淡写,但我却倒抽了一口凉气,因为

这个流氓绝不是吓唬我的,他连活剖人器官去卖都干得出来,让我消失只是小菜

一碟。

「不要!」小卉惊叫出来:「主人,你拿那些钱快走,我……我在这里,我

一个人……没关系!」

「卉,不行!我不能丢下你……」我不舍的说,但标哥的手下已经静静拾起

墙角的刀棍准备要围上来。

我脑海不知为何浮现柏霖死时不暝目的样子,惨白扭曲的脸上,还慢慢露出

一抹恐怖的诡笑,似乎在对我说「轮到你了吧,奸夫」。

「不……嗯……啊……」

小卉的呻吟,将我从颤栗的幻想中拉回现实,她忍耐被男优手指按摩小菊丘

的酥痒,娇喘着哀求标哥:「……别动手……让我……劝劝他……」

标哥示意手下别动,其实我自已也惶惶不已,这些狠角色如果真的要动手,

我恐怕先下跪求饶了,说来惭愧,要比勇敢跟牺牲,我真不及小卉的百分之一。

「主人……嗯啊……不能……」她努力集中精神,对抗技巧纯熟的男优爱抚,

但身体实在是太敏感,才叫了「主人」二个字,就忽然羞吟一声,抹遍乳霜的油

亮胴体颤抖,尿水又从粉红黏腻的耻沟上方涌出来。

小卉的一条修长玉腿被男优抬高不让她合起,手慾伸去遮住失禁的下体,却

也被抓开,她只好放弃羞耻心,喘息对我说:「就算……主人不走……最后……

也不能陪……小卉……他们……会杀了主人……我……我不要你死……」

「小……」我一开口就哽咽:「……但我离开,就再也看不到你……」

小卉打断我,努力微笑说:「主人还活着……我们才有机会……再见到彼此

……」

「卉……」

我感觉脸上痒痒的,不知何时温热的泪水已经爬满了双颊。

「听我的……好吗……嗯……啊……主……主人……快答应……嗯……求求

你……啊……」

男优的手指侵犯到她光溜的耻缝上端,不断揉弄充血的阴蒂,小卉娇喘声愈

来愈急促,失神的频率加长,急着要在能说话时听我亲口答应她的请求。

可恨的男优,指节粗大的手指,已经慢慢插进湿淋淋不住缩动的阴道内,一

条透明的淫水被挤出来。

「呜……主人……」她张启小口呻吟,凄蒙的美眸哀怨望着我,等我给她承

诺。

「唉……我……」我内心乱成一团,但对着她楚楚期盼的眼神,还有自己万

万不想步上柏霖后路,我再怎么羞愧和不甘,也只有一个选择了。

「好……好吧,主人知道了。」

「嗯……啊……不要……」

但小卉却不知道有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她已经在强壮的男优怀中激烈抽搐,

下面耻洞被男优灵巧有力的手指在深处不断挖出啾滋啾滋的爱液,每一下似乎都

准确抠中G 点。

半举在空中的两张雪白脚掌,十跟秀气的脚趾全都紧紧握住。

我怔怔望着这无奈悲凉的一幕,耳边却传来标哥说电话的声音。

「都安排好了吗?……X 市的殡仪馆,嗯,那里的市长跟警察局长都是我们

的人,方便办事,……」

听对话内容,应该是手下打来跟他回报有关柏霖告别式的安排。

「嗯……就定一个月后举行,没办法给那个绿帽鬼七七四十九天超渡,一个

月应该也够诚意了,哈哈哈……对了,帮未亡人发白帖出去吧……对象要选一下,

他们夫妻的同学,还有短命鬼的同事跟上司,查一下,尤其好色的……嗯……嗯

……」

标哥嗯嗯哼哼的听完手下回报,交待一些事后,结束通话放下手机,看了正

在被男优用沾满润滑油的手指插进第二个紧洞的小卉一眼,转而对我狞笑说:

「小乳牛没空理你了,把钱拿着,跟我走吧。」

看他的样子,似乎还有不好的事要找我,但我不舍就这样跟小卉别离,难道

连好好说句心里话的机会都没有,一辈子就要从此分开!

这种心情下的我,视线仍然紧系在小卉身上。

但她此刻真的连看我都没心力了,男优强壮的胳膊从后面紧紧勾住她腿弯,

赤裸裸的嫩缝和屁眼都张露在空气里,另一名男优趴跪在她被操开的双腿前,手

指在她阴道深处抠弄,舌头灵巧地舔着敏感的肉豆,另一手手指还沾满了润滑油,

插进下方窄紧的肛肠中缓缓抽送。

小卉屁股下的床褥,早已湿了一大片。

这些人原本是帮她用乳霜保养胴体,现在却变成另一次的玩弄,明显是故意

不让我和她好好道别。

「还看?没听懂我的话吗?」标哥语气露出不耐。

他的手下从背后重推了我一把。

我只好弯腰抓起那箱美金,怀着不甘、难舍、愧疚、酸楚的复杂的心情,被

两名大汉挟持下,跟在标哥身后,频频回首地离开房间。

手中的箱子十分沉重,它让我感觉是鬻妻得来的羞耻之财,虽然小卉从来不

曾是我合法的妻子,但她从人到心,早已是彻底属于我的女人。

走出房间,标哥东绕西拐,带我到另一间密室,那里摆了很多台电脑,还有

像是影像剪辑、配音合成等后制用的设备。

一名操作人员坐在监视器前,标哥拉了椅子坐在他旁边,然后指了指另一张

椅子,示意我坐下。

我失魂落魄坐下后,标哥对操作人员说:「开始吧。」

那人熟练地滑动滑鼠,选了桌面上一个影音挡,敲二下开启后,萤幕上先是

出现一面很眼熟的天花板,我还在记忆中搜寻那是什么地方时,就听见画面里传

出让我血液加速的娇喘。

「噢……书妃……不可以……」

接着这一声!我不用想了!铁定是我的!

画面切到主景,一条纤苗动人的背影,挂着凌乱宽松的白衬衫,露出一半圆

润雪白的赤裸香肩,正伏在一个男体上轻轻挪移,那个男人不必看脸也知道是我

本人,因为那是前二天才发生的事,如此销魂的一夜,就算我以后变失智老人也

忘不掉。

因为镜头是由上往下取景,看不见佳人的脸庞,只拍出她一头披散在雪白裸

肩的乌溜长发,还有灯光透过轻薄布料映出来的匀亭背脊,以及跪在我身体两侧,

仍穿着让人喷鼻血的黑丝美腿。

诱人的黑丝,也裹住圆润挺翘的屁股,随着她头慢慢往下挪移,在我被绳子

拉住四肢的赤裸身体上,留下一条蜿蜿蜒蜒、香津游走过的晶莹水痕。

这画面唤起我犹新的记忆,彷佛书妃软嫩湿烫的香舌,仍在我肌肤上温柔轻

划,那种无与伦比的刺激酥麻,简直让我呼吸困难,胯下肉棒已经完全硬起来了。

接下来画面又一切,她还在我上面,但是是女上男下的六九式,她的小嘴含

住我的肉棒,我则是躺在她屁股下面仰起脖子,将脸埋入雪白的股间唏哩呼噜舔

着,从她小嘴中发出的动人闷吟,简直快让人心脏爆炸。

我盯着当日的销魂画面,两腿间硬挺的肉棍感到阵阵酸麻,好想再来一次啊,

那种感觉。

但影片至始至终没拍到她正面,只是带到她秀丽的侧脸,而且在凌乱的发丝

掩护下,大约辨识度只有5 到6 分。

影片突然就结束了,像一出唐突中断的A 片,整个片段只有短短30秒左右。

有种陡然失落的情绪笼罩住我,虽然我是片中的男主角,却极度渴望看到当

天后面的情节,因为跟梦中情人作爱固然是永生难忘的销魂,但事后看影片,却

又有种无与伦比的兴奋和刺激!

我一时无法平息狂窜的情绪,偏偏房间内又一片安静,心跳乱撞的尴尬鼓声

听得一清二楚。

「怀念吧?这个叫楚书妃的女人的身体?」标哥终于打破沉默,冷笑问。

「你……」我喉咙还在发干,声音沙哑而且微微发抖着:「你给我看这个,

有什么目的?」

「你刚才看的剪接影片,同样的档案,已经寄给你的女神书妃了。」

「什……什么!」我心脏差点从嘴里跳出来,精虫瞬间从大脑急速撤退。

「你明天进公司,她应该就会忍不住找你求证,我都可以想像她气急败坏,

快哭出来的动人模样……」标哥风凉的说着,我却头皮一直麻起来。

「你不是说……要等她怀孕十个月以后……才……才要公开……勒……勒索

她夫家……怎么现在就……」

我用力抓着头,说话结结巴巴,脑海全是明天到办公室,被书妃狠狠甩耳光

的画面,更糟的情况,是她老公已经带警察来找我,不!应该会把我揍到半死,

然后再报警告我强奸他老婆。

「你在害怕吗?」标哥嘲讽道:「又不是第一次搞别人妻女,有什么好怕的?」

我苦着脸问:「你这样作,到底有什么目的?为什么老是不放过我?」

「因为你在勾引人妻方面,特别有天份……」标哥说,忽然大笑起来:「傻

子,当然不是这个原因,而是一切就那么刚好,刚好你是小乳牛的奸夫,又刚好

是小书妃的同事,所以都找上你,你也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么好的差事,你不

作,天底下还有上亿男人抢着顶呢。」

我没有办法否认标哥的话,但现在的我还是一个头好几个大。

标哥冷笑看我,慢条斯里说:「看你这么烦恼,就明白告诉你,她不会告诉

第叁个人这件事,包括她老公在内。」

「你怎么能保证」我颓丧道:「就我认识的书妃,是个冰雪聪明的女人,她

是被迷奸不是出轨,这种事愈早坦白愈能停损伤害。」

「嘿嘿,你很了解她的样子,一定每天都色眯眯的观察人家,她老公真是太

大意了,放那么正的嫩妻在有你这种色胚的环境上班。」

我对标哥的冷嘲热讽已经无暇愤怒,依旧只想着各种最惨的状况。

标哥不理我完全提不起劲的反应,继续说他的:「我说她不敢让她老公知道,

是因为你刚才看到的影片里,有任何一幕是你主动的吗?」

我震了一下坐直,仔细想了一遍,那段经过剪接的30秒片段,只有她用舌头

舔我的身体,那时我被绑在床上,还有我俩以六九式害羞体位替彼此口交的画面,

她完全没有被强迫的样子,反倒是我,看起来更像是被动者。

「懂了吧。」标哥笑说:「所以她明天一定是十分羞于开口,但又不得不问

你当天到底发生过什么事。」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我问。

「明天她问你时,我要你把她再骗来这里。」标哥说,目中又透出狡狯冷血

的凶光。

「为……为什么」我看到他这种眼神,心中不由得颤了一下,我怎么也忘不

了他在设计小卉签下丈夫的器官捐赠同意书时,就是这种恐怖的眼神。

「上次我们的医生看得有些走眼,她的排卵期还差了二天,所以你的授精可

能没成功。」

「就算排卵差二天,只要在危险期内,还是有很高的机率受孕啊。」我说。

「哼,不是百分之百就没用,我要她百分之百怀上她丈夫以外的男人的种。」

标哥狠狠地说。

「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我不解问。

标哥冷哼一声,朝旁边吐了一口痰:「因为她公公,那个顽固的死老头。」

「书妃的公公……」我记得她公公是某大跨国金融机构的极高层,标哥上次

就说要制造书妃不伦怀孕的丑闻来要胁他。

他继续说:「有一个洗钱的管道,其他环节都没问题了,就只差她公公那一

关还没办法突破,这个洗钱管道明年就得开始用,剩十个月的时间,一定要抓住

那老头的弱点!」标哥握紧拳头,一脸凶恶道。

「如……如果把她骗来,你……你打算怎么作?」我呑吐问道。

「强迫授精。」标哥简短、却冷酷的回答。

「强……强迫?怎么……强迫法?」我忽然升起一股凉意,却又十分刺激的

复杂心情。

「这是医生的专业,其实她过去一个月每次被骗来回诊,医生都有偷帮她打

排卵针,她自己还完全不知情,现在卵泡发育得很好,我们会准备一百个健康男

人刚打出来的新鲜的精液,明天强行灌进她体内,透过高精密的仪器,要看着精

子与卵子在她体内确实结合才行。」标哥兴奋地说。

「太夸张了……」我忍不住叫出来!

「楚书妃,书妃,真好……人如其名,一样的正,可惜再怎么纯洁美丽的白

天鹅,落在我手里,也只能在乌黑的泥沼中堕落,再也飞不起来了,嘿嘿……」

标哥哥仍兴奋的自语。

「而且说不定她跟她老公这几天有行房,搞不好早已经受孕,你这不是白费

功?」我提醒标哥。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调查过,他还在用保险套避孕,嘿嘿……」标哥冷

笑说:「那个蠢蛋,说什么明年才计划生小孩,要先享受俩人世界,嗟!娶这种

正点的女人已经惹人眼红,还不早点让她受孕,分明就是要把子宫留给别的男人

下种!」

我忽然有点失落,因为这样书妃的卵子就不会跟我得精子结合了。

标哥好像又看出我的心事,狞笑说:「你放心吧,我会让你的精液先进去,

你还是孩子爸爸的第一人选,除非,嘿嘿,你自己的子孙不争气,让后到的抢先。」

「不!」我拼命摇手拒绝:「我不想被他老公打死,一个柏霖,已经够我怕

了!」

没想到,标哥接下来回答我的,才是最可怕的一段话。

「这你也不必烦恼,明天,她老公会出一场车祸,送来医院急救后抢回一命,

只是我们的医生会把他变成无法说话、无法行动,只能用眼睛看的废人!到时他

的老头会以为媳妇肚子里的胎儿,是他儿子唯一仅存的种。」

标哥狞笑说:「殊不知生下来后,是黄人、白人、山地人,甚至是非洲黑人

的种呢,哈哈哈,想到就兴奋……那老头最爱面子,为了不让家丑外扬,就只能

任人摆布了,到时叫他往东,绝不敢往西!」

我听得寒毛直竖,仍忍不住泼他冷水:「就算你计划得逞,书妃知道你对他

作这种事,绝不会配合你生下孩子的!」

「这我想好了,第一管注进她体内的精液,会骗她是她丈夫的精液,而且医

生还会当她面从他丈夫的睾丸中取精出来取信她,这样她就舍不得把孩子拿掉,

因为那已经是他丈夫最后能留下的种了,之后她只能继续瞒着她夫家被强迫授精

这件事……」标哥说着,脸上是残酷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