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换妻小说

【2023年最新更新】护士淫梦

时间:2023-02-03 浏览量:5次

第四章 触诊屈服的阴户

已经完了....;不只是无耻的照片,还被镰田掌握录影带做证据;想到今后只有任镰田摆弄时,裕子甚至于想到要放弃护士的工作;可是,已经做到幼小向往的护士,而且不久之后还能升上主任,现在抛弃一切,还剩下什麽呢而且,也不能就这样丢下宏美不管;宏美爲了她牺牲自己的肉体。

裕子留在公寓里不停的思考对策,此时想的是找外科部长岛村隆一商量;岛村是在心髒外科的领域有卓越手术技能的权威,而且在S医院的第一外科有最大的实力;裕子所以会想到岛村,是因爲岛村曾经向她求爱。

? ?「偶尔也该和我约会。」

岛村这样说话时,裕子无法拒绝,怕拒绝后有不好的后果;在昂贵的高级法国西餐厅吃饭后,果然邀她去旅馆;可是裕子藉口另外有约会沒有答应;裕子知道岛村有美丽的太太和上高中的女儿。

? ?「有困难时,不论什麽事情都可以找我商量。」

临走时岛村说的话,还留在裕子的记忆里。 岛村也许有办法解决目前的困难..

第二天,裕子下班后,沒有换衣服就直接敲外科部长室的门;岛村正在看医学方面的资料;裕子进去时,岛村露出锐利的眼光;可是立刻恢复温和的表情,让裕子在沙发坐下,他也在对面坐下。

? ?「表情这麽严肃,有什麽问题吗」

岛村一面说,一面凝视裕子的性感美腿;裕子很难开口,说出来等于是暴露自己的羞耻,低下头把手放在腿上,显出不安的样子。

? ?「奶已经来了,有事就说出来吧!」

经过岛村的催促,裕子慢慢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说出来;听到裕子的话,岛村作出难以相信的表情;这样美丽的女人竟然是同性恋,也竟然有病患强暴这个连他也沒有碰过的肉体...;也许是精神作用,裕子显得比以前更艳丽,看她红着脸露出难爲情v獐豸l,岛村开始兴奋了。

? ?「那麽,奶希望我怎麽做呢」

等到裕子把事情说完,岛村爲掩饰自己的兴奋,故意用平淡的口吻说。

? ?「.......」

裕子沒有说话,美丽的眼睛看着自己的手;岛村看到那种高雅中带有性感的模样,想起约她去旅馆被拒绝的事情;还记得带着酒意摸过裕子温柔的手,从洋装的胸口看到美丽的乳沟...;自从裕子来这里做护士,不知道有多少次想占有这个美丽的肉体。

? ?「好吧,把那个叫镰田的病患,以我的权力要他出院。」

这时候裕子的脸上露出开朗的神气,当然这样的表情逃不过岛村的眼睛。

? ?「但是......」 这时候裕子的眼睛瞪大,露出不安的神色。

?

?「要我做这样的事情,当然希望拟能有所回报。」

岛村站起后,走过地毯到门口把门锁上,裕子紧张的站起来。

? ?「部长....」

裕子背靠在书架上,做出难以相信的表情看外科部长。

? ?「上一次奶甩了我,但这一次要答应;奶是来要求我做这种事情,一定有心理准备吧。」

岛村平时的严肃态度已经完全消失,露出中年男人的淫秽眼光。

? ?「我沒有那种意思....」 裕子用双手保护胸部,哀怨的诉说。

? ?「我处理一 二个病患是绝对沒有问题,但使我不满意的话,就算沒有谈过这件事情。」

岛村用胁迫的口吻说过之后,立刻沖上来拥抱裕子。

? ?「部长......不能这样,请冷静一点吧。」

? ?「自从奶来医院的那一天,我就开始喜欢奶了!」

? ?「不,不能在这种地方.....」

裕子拼命的想推开岛村;可是岛村也更用力的抱紧裕子,还在裕子洁白的脖子上亲吻

? ?「我来这里不是爲这样的,是商量....」

裕子一面说一面感到悲哀;男人爲什麽都是这样,难道是我的身上有什麽魔性的东西,一定会吸引男人....; 岛村有烟味的嘴压上来,手也开始抚摸乳房,一条腿伸入裕子的双腿之间;裕子靠在书架上伤心的摇头;岛村拉开裕子制服的拉炼,从乳罩上握紧乳房,立刻感受到有弹性的美感;和老婆的松弛肉体完全不一样。

本来以爲沒有希望的美丽护士,现在主动的投入怀里;岛村已经很久沒有这样兴奋了;外科医生的工作是在人体上动手术刀,也许这种关系,很多外科医生都有变态的性欲,岛村也不例外,是一名虐待狂;岛村一面吻裕子的香唇,一面拉起制服的裙摆,把手伸入三角裤里。

? ?「部长,不能这样!」

裕子夹紧大腿;岛村的手不顾一切的摸到已经有一点湿润的阴唇上。

? ?「奶说,奶是同性恋者,但和男性也会有性感吧,那个叫做镰田的病患奸淫奶时,实际上奶也有了性欲,对不对说不定奶还高兴的扭屁股。」

从岛村平时的态度无法想像会说出这种淫邪的话,不但如此,一面说一面还把手指插入肉洞里。

? ?「痛!不是的......部长......不要....唔...」

裕子皱起美丽的眉毛,忍受激烈的疼痛。

? ?「从这里的感觉判断,不可能不会的。」

岛村的手指继续在窄小的肉洞里挖弄;裕子虽然否定

,但那一次被镰田奸淫还産生强烈高潮的感觉,现在又从身体里涌出;如果照目前的情形继续下去,不知道会变成什麽样子,裕子对自己的身体一点把握也沒有。 难道我的身体变了吗....有男人抚摸身体时,立刻会有敏感的反应,裕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会这样。

? ?「到这边来吧!」

岛村停止爱抚,就把裕子带到放在正面的大办公桌前;把桌上的书和资料拿开,抱起裕子放在桌上;立刻用强迫的方法,脱下裕子的内裤;在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医疗器具,首先戴上手术用的橡皮手套;然后拿出金属的像鸭嘴的器具放在桌上。

裕子看到这个东西时,脸色突变,因爲那个像鸭嘴的器具是....阴镜,在妇産科是用来分开女人的阴口; 部长真的想用这种东西吗...

裕子露出恐惧的眼神看岛村;岛村保持手术前的冷静态度

,首先改变裕子身体的方向,让她在办公桌上采取四脚着地的姿势;这时候内裤已经脱下,又高高的擡起赤裸的屁股,所以女人的神秘部份完全暴露在岛村的眼前。

? ?「部长,请不要这样。」 裕子红着脸哀求。

? ?「这是爲了赶走镰田,这一点事情奶要忍耐;还是要那个镰田继续玩弄奶吗

经过岛村这样说,裕子就无话反驳。

? ?「奶也知道,外科的人事权是掌握在我的手里,我记得奶是升主任的候选人」

岛村暗示裕子的升迁,完全控制在他的手里; 好吧,我知道了,你就快一点弄完吧....,裕子自暴自弃的在内心这样喊叫。

? ?「奶好像明白了,裕子主任....」

岛村有老人斑的脸上出现笑容,然后用带手套的手抓住丰满的屁股用力向左右拉开;立刻出现茶褐色的小肉洞,和发出鲜红色光泽的湿润肉缝。

? ?「啊,不要....」

? ?「哦,奶的阴户相当漂亮,尤其是有美丽的顔色,好像处女一样。」

岛村用妇産科医生的动作检查阴唇,发出贊美的声音。

? ?「部长.....请不要看....我难爲情..」

像狗一样趴在部长办公桌上接受检查,裕子感到屈辱;如果可能的话,很想就马上离开,但又想到镰田,就狠下心来忍岛村的视奸。

? ?「这里发出淫邪的光泽,好像在引诱男人。」

岛村把带橡皮手套的手指插入肉洞里。

? ?「啊...」 屁股的肌肉紧缩的同时,窄小的肉洞也勒紧。

? ?「确实很窄小,好像真的需要动扩大这里的手术了。」

岛村露出欲望的淫笑,用插入在深处的手指旋转。

? ?「哎呀,唔.....」

带橡皮手套的手指在下体里活动带来异常的感觉,而且这样做的还是医学界的权威人物;可视裕子也不久就感到异常的快感,从下体涌出;岛村用另一只手一面抚摸出汗的丰满屁股,一面把脸靠过去;看到可爱的小菊花,好向在要求什麽东西微微颤抖; 好香的屁股眼.....;岛村伸出舌头就在像小菊花的肛门上舔。

? ?「唔......」 裕子勐吸一口气。

? ?「部长....那里很髒...

.」

可是岛村连舔几次候还乍舌;沾上唾液变成湿淋淋的肛门还在颤抖.....;岛村充份享受有苦味的美感后,把带橡皮手套的拇指,勐烈插入小洞里。

? ?「痛啊......」

? ?「不要用力!不然会裂开的!」

? ?「不要....不要....不要....」

岛村用中指在前面的肉洞里,拇指在后面的肉洞里同时搅动。

? ?「啊...不要...唔...」

肛门的疼痛,和下腹部的快感混在一起,裕子全身开始颤抖。

? ?「舒服吧,这样以后会更舒服。」

岛村把二个洞里的中指和拇指一起摩擦;透过阴道前庭和直肠之间的薄薄肉壁,感觉出二根手指的摩擦感,这样的感觉使岛村更兴奋,双手也就更用力的摩擦;岛村的另一只手从白色制服上揉搓乳房。

啊......这是什麽感觉.....突然冒出从来沒有经验过的异常的快感,轻微的高潮使裕子忍不住仰起头;好像是用变态的方法强迫裕子泄出来;经过镰田的调教以后,裕子的肉体越来越敏感;所以和裕子的想法无关的,肉体会立即反应;岛村把裕子在办公桌上的屁股更高高的擡起,然后拿起阴镜,把发出金属光泽的鸭嘴部份,慎重的插入已经流出蜜汁的肉洞里。

? ?「部长.....这是做什麽....不要....」

裕子感觉出有冰凉的东西进入下体,忍不住咬紧牙关。

? ?「因爲湿淋淋的关系很容易插入。」

岛村以熟练的动作把鸭嘴插入根部;然后利用调整丝使鸭嘴慢慢张开。

? ?「唔...痛....部长...饶了我吧....要裂开了...!」

慢慢扩张的痛苦,使裕子的美丽脸孔扭曲;扩张到极限的阴唇,如果用刀割一下,一定会爆裂。

? ?「啊......痛....部长....快拨出去吧....」

裕子雪白的大腿开始痉挛;这时候岛村从口袋里拿出笔型的手电筒,打开开关从鸭嘴向里照射。

? ?「看的很清楚,子宫口也看到了,还在蠕动,所幸沒有怀孕的样子。」

岛村好像看的很高兴。

? ?「求求你,不要看了....」

裕子産生无法形容的强烈屈辱感,哀求时几乎要哭泣;在门外有很多护士在忙碌工作,爲什麽只有我会有这样可怕的遭遇....。

? ?「不要看.....不要看啊....」

裕子趴在办公桌上哭泣;岛村露出野兽般的眼光,从抽屉里拿出很细的毛笔;把笔尖放在嘴里舔一下,就从鸭嘴伸入肉洞里。

? ?「啊......放进什麽东西了」

虽然柔软,但也有刺痛感,在子宫口産生这种刺激,使裕子感到恐惧,岛村也沒有说话,像写字一样的移动笔尖。

? ?「不能这样.....啊...不要!」 裕子雪白的屁股疯狂的扭动。

? ?「嘿嘿嘿,马上就会想要男人的东西了!」

岛村淫邪的笑容,同时不停的移动毛笔; 啊...真奇怪...。 搔痒感更强烈,裕子也更用力扭动屁股;虽然搔痒感但不能用手抓的急躁感,逐渐使全身産生酸麻的甜美快感; 我究竟在期待什麽东西呢....高高举起的屁股像涂上一层油,好像需要什麽东西似的扭动。

? ?「好像要真的东西了!」

? ?「不....」

? ?「看奶扭动屁股的样子就知道。」 岛村突然收回毛笔。

? ?「啊!不要!」

好像追逐毛笔似的,裕子的屁股向后挺;但又爲自己这样的行爲感到羞耻,不由得咬紧嘴唇;岛村再度把毛笔插进旋转。

? ?「和那个叫镰田的病患干时,也很痛快吧;奶的身体这样敏感,怎麽能说vS有感觉」

? ?「.........」

? ?「还不肯承认吗」

岛村又扭动阴镜上的调整丝;因爲充血发出红色光泽的阴唇,扩张的几乎马上要裂开

? ?「啊....饶了我吧....要裂开了。」

? ?「快坦白的说!」 裕子连连点头。

? ?「我说,快放松,求求你....」

? ?「不行,就这样说!和镰田性交时感到痛快吗」

? ?「是.....感到了。」 这时候裕子的脸色已经通红。

? ?「奶这个女人真淫乱;长的这样漂亮,可是和不喜欢的病患性交,还会感到痛快!」

? ?「.........」

? ?「奶是淫荡的女人;是不是扭动大屁股要求男人给奶插进来。」

? ?「不是的.....那是....唔....」

? ?「用奶那个淫乱的嘴,把病患的肮髒肉棒高高兴兴的放在嘴里舔了吧!」

裕子好像做梦一样的不停摇头; 这样说,太过分了....。裕子流下眼泪。

? ?「我要处罚那样淫乱的阴户!」

岛村麻出阴镜,让裕子在在办供桌上仰卧;双脚做出M型姿势,双腿的中央有构造复杂的肉洞,发出湿淋淋的光泽;岛村立刻搂住美丽的大腿,把勃起的肉棒顶上去。

? ?「啊.....不要!」

裕子本能的逃避,虽然知道无法避免,但面临事实时,身体还是会自动的表现出拒绝的动作;可是对岛村而言,裕子的想法根本无关重要;终于到手的年轻美丽的猎物,绝不能放过,把快要爆炸的肉棒勐然刺入;很窄小,用阴镜扩张,但裕子的肉洞还是以强大的力量勒紧岛村的肉棒;那种难得一见的收缩力,使岛村感到惊讶;忍那着快要爆炸的沖动,缓慢抽插时,洞内的肉壁也随着蠕动;真是名器,难怪那个叫镰田的病患疯狂的迷上她....;岛村抓住裕子的双脚,把双腿分称V字型,慢慢抽插,拨出来时,黏黏的蜜汁随着涌出,流过会阴滴在办公桌上。

? ?「喔,啊......啊....」

裕子用双手抓住桌边,不断的摇头;岛村逐渐加快速度,从制服露出来的橡皮球般的双乳,也随着颤动;岛村用橡皮手套的手握住摇动的乳房,手指陷入有弹性的肉里,同时在突出的乳头上摩擦;本来极不情愿接纳的裕子,不知何时开始感情化的叹息,用哀切的声音啜泣。

? ?「好.....好极了;镰田的事情就交给我办,哦...受不了了..!」

岛村开始疯狂的抽插,裕子也回应似的勒紧肉洞,挺起上身,后背形成拱形。

? ?「夹紧了....夹紧了..啊...啊..」 最后岛村咬紧牙关勐沖。

? ?「啊...泄了....唔...」

裕子的拱形更大,白色的护士帽在桌面上摩擦。

? ?「啊....」

几乎在同时岛村也爆炸,发出不像医学界权威的有如野兽般的吼叫,使已经有老人斑的肮髒屁股痉挛喷射出精液。

? ?「啊.....」

裕子感觉出有火热的精液射入,立刻被卷入高潮的漩涡里,而且还不只一次,连续有二次 三次的高潮,使裕子达到昏迷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