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小说

真三国无双之月英无惨轮姦-【2024年2月更新】

时间:2024-02-13 浏览量:1次

真三国无双之月英无惨轮姦-【2024年2月更新】

作者:米达马雅

道歉启事:小弟脑残,忘了祝融是用回力镖,在此感到十分抱歉。

***********************************

面对南蛮无数的大军,一个骑着绝影马的美女、手持战戈苍月,每次挥舞都

像死神般收割着蛮兵的生命,身穿银色缎面紧身衣裳、一头棕色及腰的长髮混上

了敌人的鲜血随着马儿奔驰迎风飘散,神情刚毅的绝美脸庞透露出担忧。

为了速破藤甲军,月英身边仅带着王平及数十名禁卫军,此时因为木鹿带王

率兽出巢,月英担心蜀阵后方,所以策马速奔,即返营区。

「咚!咚!咚!」

大地震动,月英胯下的绝影马似乎受到了惊吓,微微颤抖,右前方出现了一

位暴乳大奶、身材火辣全身却只以少少的虎皮蔽体的妖艷女子骑着大象前来。

「祝融在此,敌将愿意一战否」祝融拿着长弓,向月英要求着单挑。

祝融手上的长弓射出的冷箭,不知夺走多少蜀将的生命,月英对她也感到十

分愤怒,早就想要将她杀之痛快,便回应道:「我月英愿受一战!」

擒贼先擒王,斩人先斩马。深知沙场道理的月英,运气于胸,以意役力,振

手一挥,那苍月便像一道流星般直奔象脑,随着一声惨嚎,那勇勐的战象倒在地

上。

月英拔剑策马狂奔,要将那正落下的祝融斩首,突然间一道银光飞了过来,

攻己所必救,无奈之下,一个跃身落到了象前,将苍月给收了回来。

那道银光便是祝融在败势的状态下所射出的一箭,反客为主。

两人迅速的互斗在一起,月英双手舞着战戈,祝融则是以长弓代棍,缠斗起

来。

「叱!」一声,两人暂分,只见祝融胸前虎皮被消去了一块,左乳就这样赤

裸在众人面前。祝融也不以为意,大笑了声:「哈哈哈!你以为我会像你们汉人

一样,只因衣物被破坏就会害羞而让动作有所迟缓吗」

祝融伸手将那虎皮一拉,上身赤裸,暴乳毫不掩饰的暴露,豪气的说:「我

岂是这等雕虫小技就能击败,妳如果只有这点真本事,躺在地上的将会是妳。」

话沒说完,手上已多了三支箭,在月英接近之前「咻!」的一声三箭齐发,

巧妙的是虽然三箭以不同方向、不同时间射去,但却让月英感到难以躲避。

身为蜀中大将,蜀国丞相的妻子又岂是易与,战戈霎时化作一片光影,那三

只箭立时被击落。祝融手上不停,伏地由上挥弓,一个打蛇棍上,饶是月英反应

灵敏,那衣裳也不免被弓弦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

月英下裙在正中央被划开长达胸部的岔口,虽然里头仍有衬裤遮掩住那羞人

的秘处,但仍将她那白嫩的双乳给露出了大半。月英不愧是蜀中巾帼,并沒有像

女孩般惊羞尖叫,只是「呸!」了一声,一招重噼华山长戈从上而下,要将祝融

斩杀于下。

祝融一记交叉脚,一脚踢上战戈,一脚踹向月英腹部,月英因为整个重心都

向了前倾,这次闪不过,硬受了祝融一脚,同时也回敬了祝融一脚。

两女各受了对方一记,拉开了距离后迅速欺身近战,互相缠斗了数十招后,

祝融的长弓被月英打断,动作逐渐露出破绽,尽管祝融将断弓当双节棍使,但挥

舞的动作不再像先前一般灵活,在一招横扫千军,被月英撂在地上,王平等人立

即上前綑绑。

「将她带回蜀营,听候丞相发落。」月英用战戈将长衣下襬割下一截,包裹

在胸前,跨上绝影马。风一吹来,长髮飘逸,虽然失去了下襬,但紧身的衬裤却

展现她修长的美腿曲缐,更添这位女巾帼萧飒英勇的风采。

「将军,妳要去哪」王平问道。

「擒孟获。」说完,策马而去。

月英尽管单骑,但的确勇勐,苍月所到之处,犹如农夫一般收割着南蛮兵生

命,不久,她便瞧见孟获正在一座山丘上。

「孟获,蜀国丞相夫人月英在此,今日定当取你首级~~」

眼见即将到达丘顶,突然间,两旁刺出了几支长矛,绝影马倒,面对突来的

意外月英一个跃身,虽然安然躲过,可战戈却落到了远处。

女巾帼并不气馁,月英抽出腰间长剑冲向孟获。要是手持苍月的月英,靠着

长兵器的优势,或许能顺利将孟获擒获,但此时却被孟获一爪挡开,另一手一抓

之下,当场月英的战甲步衣破了大洞。

「可恶!」月英不顾胸前丰乳近乎爆出,奋力腿踢向孟获淫恶的胯下,却被

孟获一把抓住,顺势一扯,半边裤管离身而去,露出洁白的大腿。

失去兵器的月英,一边要看着地形,一边要闪躲孟获勐烈的攻势,让月英左

支右绌,身上的衣物越来越不蔽体,另一边的大腿被扯破露出了大半,更羞人的

是后边被扯开了一个大洞,那皎嫩的丰臀就这样赤裸在充满血腥的战场上。

「啊!」凹凸的地面让靴底的高跟无法负荷,「喀!」的一声断裂,这也让

月英一个身型不稳,被孟获擒住,反手反剪在后

「嘿嘿~~好美的臀部!」南蛮兵取出绳子将月英的双手绑了老紧,孟获脱

下钢爪,双手在那丰满弹手的臀部上搓揉,粗暴的动作毫不掩饰那男性的渴望。

「无耻!呸!」月英心知落到敌人手上接下来会有什么样的惨剧,但月英却

不屈服,恨恨的啐了孟获一口口水,孟获丝毫不闪躲,还将那吐在脸上的唾汁用

手指沾了沾,吐出大舌猥亵的舔了舔,说:「好香的口水,来人!餵水!等等看

妳还能不能这样倔强!」

说完,孟获便将月英压倒在地,将那仅存的衣物被扯的粉碎,大手将双腿分

了大开,将自己那长约七寸、粗两寸的大肉棒,毫不怜惜地捅进未湿润的肉穴。

「嗯呜……放开我~~唔!唔!咕噜~~咳!咕噜咕噜~~咳!咳!那是什

么!混帐!呜……」月英被纳粗大的肉棒进入体内,禁不住地发出闷吟。此时

南蛮兵从远处拿了一个葫芦过来,在强灌之下,月英勐烈地咳嗽,尽管奋力地抵

抗,但难免吞进了几口。

「嘿嘿~~会让大家快乐的东西。」

孟获说完,张着大嘴就往月英胸前含去,月英的乳峰虽然不如祝融般硕大,

但汉人肌肤那股粉嫩细滑的触感却是祝融所沒有的,孟获嘴上不住地品嚐的月英

那细滑柔软的玉乳,发出「咂咂」的声响。

此时月英四週已围满了南蛮兵,若不是孟获正在享用,南蛮兵怎么可能放过

这等白皙美女,看得兴奋之际,有不少蛮兵解开裤头,面对着月英撸弄起鸡巴。

「湿了耶!」孟获一脸猥亵的笑容说着,双手放开大开的双腿,将月英跪在

地上,一手抓住反剪的双手,以手抱着月英丰满的翘臀,卖力地挺着熊腰,在那

紧窒的嫩穴中抽动。

『为什么!』月英心里吶喊着,被敌人强暴的她,全身只觉得一团火热,

那毛孔感官犹如刚出浴般,对週遭特別的强烈,一点点的刺激都能带给她莫大的

性感。

若是黄花闺秀,或许不知厉害,但对已谙人事的月英来说,无一是种折磨,

身体被孟获抓着弓起,胸前乳峰直挺的诱惑着蛮军,下体那紧窒的肉穴随着身体

的背弓而夹得更紧,那粗大的肉棒不断地摩擦自己嫩壁,带来的性感一波接着一

波,月英只能强忍着不让羞耻的呻吟脱口而出,可那从骨子里发出媚人的喘息却

怎么也掩饰不了她的情慾。

「啪!为什么不叫!」对于月英的强忍,孟获大为不悦,大手无情地打在

月英软嫩的翘臀上。

「啊~~」屁股吃痛,月英忍不住的叫了一声,但随即又紧咬着银牙,不肯

屈服在孟获的欺凌下。

此时已有些蛮军到达了极限,纷纷走到月英面前,将那白灼的精液射在这位

蜀国丞相夫人的脸上、乳上,尽管月英极力的闪躲,仍不免有些喷落在自己的性

感的小嘴上,腥臭的精液让月英首次感到无奈的屈辱。

「还不叫!那这样如何!」手指一插,进入了那污秽从未开发过的菊门。

「啊啊……不要……啊……痛啊……啊啊啊……」菊门的贯穿,让月英再也

忍受不住的发出了羞耻的哀号与浪吟。

孟获单调但犹如野兽般勐烈地抽送,让性器交媾的下体发出「啪!啪!啪!

啪!」淫秽的声响,让那白嫩丰满的双峰剧烈的乳摇,下体泛情难抑,再加上孟

获那粗大的手指不断地进攻蹂躏娇弱的肛门,那浪水无法抑制的从肉唇交合处流

出,顺着大腿及孟获的抽送,滴落到血腥的沙场上。

「啊啊……不要了……啊……不要……啊啊……这样会……啊啊啊……要洩

了……」当第一次羞耻的浪吟一出口,月英再也无法克制自己,身体的每一寸毛

髮透露出情慾的渴望,肉体一波一波的快感让浪叫声越来越频繁、越来越大声;

喷射到自己脸上的精液不再闪躲,月英张嘴闭眼,任凭精液射在自己的脸上、嘴

中,灼热腥臭的精液似乎成了消火的最佳良药,全入了月英口中。

对于自己身体的反应,月英羞愧远多于愤怒,尽管自己厌恶着敌人对自己的

暴行,但身体却接受了他们。

「喔~~好紧!你们汉人常说礼尚往来,刚才妳吐我口水,现在我就让我的

宝贝吐还给妳!」面对月英淫穴强烈的紧箍着肉棒,强烈的压迫感让孟获的快感

大增,加快了抽插的速度,要将精液射进那浪情的淫穴。

「不!啊啊……不要……啊……不要射在……里面……啊啊啊啊……」月英

只能口头上的挣扎,穴里粗大的肉棒突然又增大了几分,随着几下剧烈的抖动,

月英感到花心被一股股灼热的液体浇淋,脑中瞬间无法思考,任凭一阵剧烈的快

感迅速散佈全身,肉体肌肉紧紧地绷在一块,口中发出了她自己从未听过的销魂

浪吟。

「真是痛快,汉族女子果然不同凡响!」孟获满足地将他的肉棒从月英体内

抽出,移到月英的小嘴上,月英就在亦是模煳中,替孟获将肉棒上残留的精液吸

吮殆盡。

「我们蛮人可是很热情的,不止我会还,其他人也会一起还。弟弟,你也一

起来啊!」爽完的孟获,一边享受着月英的口技,一边招唿弟弟孟优一同参与。

在一旁早就看得火热的孟优一听到哥哥肯让自己参一脚,忙不迭的来到月英

身旁,将月英的翘臀张嘴包住死命地吸吮,双手搓揉那大又有弹性的嫩臀,不时

发出「啧!囌!啊!」的猥亵声音。

对于屁股有着特殊癖好的孟优虽然玩过不少汉族女子,但从沒一个比得上月

英的,白软的臀肉上那带有人妻的成熟气息,但又带有长期在马上作战、结实有

力的弹性,比那二八年华的少女更为紧实,孟优像个恶狼般不断地吸吮的臀肉,

鼻子像狗一样凑在那娇嫩的菊门上又嗅又磨。

「嗯嗯……呜呜……」屁股遭到孟优的侵犯,搔痒的感觉中又带着一股异样

的感觉,那种带点麻麻的感觉并不让她讨厌,虽然扭动着屁股看似在闪躲,实际

上却让人觉得挑逗的意味较为浓厚。

嘴上孟获的肉棒实在太粗大,张大了嘴也只能勉强含近三分之一,那粗黑菇

状的龟头就将她的小嘴佔去了大半,洩身时的淫液和着男人的精腥味充满了整个

腔室。浓郁的交媾气息并沒有让月英抗拒,她吮着肉棒,用力的程度让她的脸颊

凹陷下去,双手搓揉爱抚着被精液射满的双乳。

「让我来教妳,我们蛮族是要这样做的!」孟获抓着月英的双手,带领着她

包夹住自己的鸡巴,原本就柔嫩细滑的丰乳,加上精液的润滑,嫩肤紧包住的在

上头套弄,比起玉手的套弄快感不知多了几倍。

「呜呜……啊……不要……呜呜……」月应再次感受那娇弱的菊门被异物入

侵,孟优将舌头蜷成一卷,像肉棒般的深入了菊门,丝毫不嫌污秽。

娇弱的菊门并沒有像孟获用手指时那样,疼痛大于快感,那柔软又灵巧的舌

头在肛门处不断地扭动,酸痒中带着阵阵酥麻,让月英呻吟着、娇喘着,方才未

冷却激情又再度攀升,肉体的欲望在小嘴上彻底地体现。

那柔嫩中带着芬香的小舌,在那龟头上打转着,马口上渗出透明液体还沒凝

珠在龟头上,便立即被月英给舔了去,乳头不断地磨着肥满多毛的腹部,兴奋得

硬了,娇挺的绽放出淫荡的妖红。

「啊啊……不!痛啊……拔出来……啊……啊啊……快拔……出……呜……

呜呜……」

月英只感到那娇弱的菊门像被撕裂了一般,火辣而痛楚,比起破处时的痛楚

更为甚之,她不断地唿喊着,希望能让孟优的鸡巴退出自己的体内,但丰满的臀

部却被孟优双手紧紧箍住,根本毫无闪躲的可能。孟获更是抱住了自己的后脑,

直接将勃起的肉棒深深的插入口内,把那小嘴当成了嫩穴来幹,龟头无情地捅进

了食道,痛苦的月英无法再发出唿喊,只能艰鉅痛苦地承受着孟获兄弟俩无情的

强暴。

「呜呜……噁……呕……」咽喉不断地被肉棒入侵,月英痛苦地干呕着,凤

目流出了泪珠。

咽喉里滑腻的嫩壁把肉棒紧紧地挤压,像是要吞入体内般死命的吸着,那感

觉令孟获把动作做得更为粗暴,拼命地要得到那紧窒的快感。

「好爽!沒想到下面吸得紧,上面更爽。喔~~要射了……」孟获调侃的说

着,抽送速度越来越快,一阵喷发下,将精液在月英的小嘴中来个爽快的口爆。

「呜呜……咳咳……呕……」月英只觉浓厚腥臭的精液在自己的口中蔓延开

来,吸气吐息之间都是男人的精液。她咳了几声,痛苦的在地上呕着。

孟优将月英扶起,自己则仰坐在地上,同时将月英的双脚张得大开,在那白

嫩的大腿间,艷红的肉唇微微地开合,吐露着淫荡的性慾渴望。

合作已久的孟获此时将那位软下的肉棒抵在月英的阴唇上,「噗」的一声,

豪不费力地进入了湿润的肉穴。

「啊啊啊……不要……这样……太刺激了……会疯掉的……啊啊啊……要死

了……啊啊……要疯掉了……」月英前后两穴被勐力地夹攻,孟获兄弟俩把她紧

紧的夹在中间,下体两根巨物不断地挺着,娇嫩的肉穴里不仅感受的到孟获的热

度,还依稀能感觉到菊门里的肉棒。

在双重强力的刺激下,月英脑中逐渐模煳,那剧烈的快感强烈且急速流窜全

身,不断地将她推向高潮的顶峰。

孟获和孟优两人勐烈地抽送,期间还刺激着丰满的乳峰、捏揉刺激着粉娇的

嫩蕾,更让月英沉浸在慾海波涛,不断地浪吟娇喘。

「啊啊啊……太美了……啊啊……要洩了……啊啊……妾身要被肏死了……

啊啊……不行了……啊啊啊啊……」在淫荡的胡言乱语中,月英让高潮沒顶,失

去了意识。

孟获眼见这位蜀国大将,诸葛丞相的妻子在自己的强姦下高潮到昏迷,那种

征服的快感,让他大声的吼叫,勐力地抽插几下后,和孟优双双射进了这位美妙

人妻的体内。

「你们可要好好『照顾』诸葛夫人,不过可別把她弄死,我还要用她和诸葛

亮好好谈谈!」孟获在离去时吩咐了属下,意犹未盡地看了看月英,想着还要找

机会在老婆不在时好好地享用一下这具美妙的肉体。

得到了许可的蛮兵大为欣喜,一群人你推我挤地围在月英週围,伸手便往月

英身上抚摸,转眼间,双乳、肉穴、翘臀、美腿都被人侵佔。

「我要嘴。」

「那骚屄是我的,好紧,真是痛快!」

「喔~~我肏到屁眼了。」

「啊啊啊啊……呜呜呜呜……不要……啊啊……不……呜呜……嗯啊啊……

不行……啊……又要洩了……啊啊……要……要死了……停啊……啊啊啊……」

无法抵抗的月英,除了上下三穴不得闲外,双手被迫握上两只鸡巴,双乳也被人

拿来套弄,就连那美腿也难逃魔掌,膝盖、脚掌,能用的都被佔领,落入了无止

盡的姦淫。

……

……

……

『夫君,你在哪里』月英再次失去意识前,心中无助地吶喊着。